4000亿只蝗虫来袭?这其实是个乌龙新闻!

时间:2020年02月26日 17:13:47 中财网
   原标题:4000亿只蝗虫来袭?这其实是个乌龙新闻!
  多年以后,当我孙子问起我的人生经历时,我多半会想起2020年的年初。

  就在这一两个月里,我们经历了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全民抗疫,在世界历史上也是史无前例的。因此,或许1月24日央视二套第一时间节目的一条新闻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正在东非蔓延,对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等国的粮食安全和经济发展都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在这些国家,大面积的蝗虫群铺天盖地而来,蝗虫大约有手指长,成百上千万只聚集在一起飞行,疯狂地吞噬着庄稼和途经的一切绿色植被。蝗虫的密度达到每平方公里1.5亿只,总量超过3600亿只。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指出,今年的蝗灾急剧恶化了该地区本就糟糕的粮食安全形势。粮农组织称,当前急需7000万美元,约合4.8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用于抗灾和援助。

  随后,在海量的疫情新闻中,也时不时地能看到微信群里又出现了许多跟蝗虫有关的小视频,看着微信小视频中那些铺天盖地的蝗虫大军,每个人都会心有余悸。

  2月14日情人节这天,@澎湃新闻转发了一条来自中国科讯微信公号的消息,标题很惊悚:蝗虫来袭,预警:4000亿只蝗虫已到达印度和巴基斯坦。还配有多张图片,密集恐惧症的人最好不要点开看,很吓人。尤其是那句话“距中国可以说仅有一步之遥”,太吓人了。不过,有地理概念的同学应该不会太担心,连飞虎队都惧怕的喜马拉雅山脉,这小小的蝗虫想必是飞不过去。

  那几天,刚好是疫情最吃紧的时间,大家的注意力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全国的疫情防控上,无暇顾及这4000亿只蝗虫的威胁。

  这两天我突然有些好奇,想知道这4000亿只蝗虫现在到哪里了?它们怎么样了?于是,做了一番检索,一通忙活之后,我居然惊讶地发现,这所谓的4000亿只蝗虫事件是一个典型的传播滚雪球、越传越夸张的经典案例。说白了,这是一个带有乌龙性质的新闻。我今天就讲讲检索这一“乌龙新闻”的整个经过,我觉得很有意思,能够生动地说明传播学和科学思维中的某些原理。

  首先,我仔细阅读了澎湃新闻引用的中国科讯微信公号的文章,这个公号是中科院文献中心办的,理论上来说,信源等级是挺高的。公号文章中说蝗虫的消息是来源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这个更是一级信源,权威性很高。所以,到目前为止,我对这条消息没有产生什么怀疑,我继续检索的目的只是为了了解更详细的信息。

  按照科普人的习惯,要了解情况,必须要阅读一手信源,也就是消息的最原始出处,这样才能得到相对准确的信息。

  我先用百度快速检索一下,关键词:联合国粮农组织蝗虫。百度的唯一优点就是速度快,用时不到0.1秒就找到了300多万条信息。

  但是,我有点惊讶,居然第一页没有找到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有关的信息,全是各大媒体的转述。就好像是所有人都突然在说皇帝穿了件新衣服,但就是找不到皇帝穿着新衣服的照片。这不免让我产生了一些好奇,也开始产生了一丝怀疑。

  于是,我艰难地打开了某英文搜索引擎,输入关键词:联合国粮农组织蝗虫,虽然显示找到的结果只有二十多万,但第一页上就能看到“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的词语了。

  很快,我找到了FAO为“沙漠蝗”设立的科普专区,而且还有中文版。不过,我也注意到,这个网页的主要职能不是播报动态新闻的,而是一个科普蝗虫与粮食安全知识的专题。

  在这个网站的首页,写着这么一段话:
  东非沙漠蝗危机
  从2020年初开始,全球沙漠蝗灾情有恶化趋势,因为有利于其生存的气候条件使得这种害虫在东非、西南亚和红海周围地区广泛繁殖。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那里的沙漠蝗群数量庞大,流动性很强,正在破坏当地的粮食作物和草料。本组织已将应对东非沙漠蝗虫灾害列为首要任务之一,并正在迅速采取行动,支持各国政府做出反应。

  整个网站的内容并不是很多,有一些表现沙漠蝗的小视频和照片,显然,很多微信小视频的来源是这个网站。但问题是,这些小视频并不是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拍摄的,是在非洲拍摄的。我仔细阅读了FAO的网站,但是,我既没有找到4000亿只蝗虫的信息,也没有找到它们抵达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信息。

  就这样,4000亿只蝗虫好像是突然失联了。我突然想到,央视二套最早的那个新闻中说的是3600亿,不是4000亿。于是我又用3600亿作为关键词检索。但依然没有找到。

  我觉得3600亿这个数字,既然是出自央视新闻的,肯定不会是央视的记者自己凭空编造出来的,一定会有出处。于是,我又在英文搜索引擎中用英文关键词360 billion locusts east africa检索。

  果然,英国的《每日邮报》提及了:
  The 360 billion locusts are expected to rapidly expand in numbers in the coming weeks, when forecast rainfall triggers plant growth, before their numbers peak in June。

  英国的《每日快报》也提及了:
  The horde of 360 billion insects were spotted crossing into the Karamoja border region in the northeast of Uganda by border officials who sounded an alarm。

  但如果仔细看这些媒体中的报道原文。虽然有3600亿这个数字,但也都没有给出具体出处。

  再去细看FAO官网,里面提到了一些泛泛的数字,比如一个典型的沙漠蝗虫群每平方千米可以容纳多达1.5亿只蝗虫。

  也就是说,根据这个信息,我们可以反推出3600亿只蝗虫的面积大约是2400平方千米。于是,我继续用东非蝗虫群面积为关键词检索。果然,我找到了这么一条报道,来自于美联社的一条新闻报道。

  在这篇报道中,提到了东非蝗虫群的面积是60千米长,40千米宽,刚好是2400平方千米的面积。好了,到此,我基本上搞清楚了3600亿的来历,而4000亿这个数字多半是其他媒体四舍五入的结果。

  但依然还有个问题没有解决,就是蝗虫群抵达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条消息是从哪儿来的?我想,中国科讯上的文章也不会是空穴来风,总是有出处的,以我的经验来判断,这种信息不太可能是凭空捏造的,一般来说,都是在传播的过程中被不断扭曲的结果。

  又是一番耐心地检索,详细过程不展开。答案终于浮出水面:
  原来,在2019年6月到2020年初,印度和巴基斯坦也确实经历了一次大蝗灾。但是,请各位注意时间线,世界粮农组织官网上说的东非沙漠蝗灾始于2020年初,而印巴蝗灾结束于2020年初。这两次蝗灾是各自独立的两次蝗灾,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但是,在不同媒体的层层转发,以及各个媒体记者你添一笔,我添一笔,你做一个计算,我做一个四舍五入的过程中,新闻最终被整合成了耸人听闻的:从东非起源的4000亿只蝗虫大军抵达印度和巴基斯坦,眼看着就要威胁中国了。

  这里面最诡异的是,单独看每一个媒体的新闻报道,似乎都不是捕风捉影,都有来源,往往只有那么一点点小瑕疵,甚至都不能算是失实。但最终给大多数老百姓造成的印象却是一条令人不寒而栗的惊悚消息。

  以上这些,就是我这两天为了弄清4000亿只蝗虫去哪儿了发生的故事。下面总结几点:
  第一,一手信源非常重要,凡事养成条件反射,去看看一手信源上是怎么写的。这个习惯会让你比别人拥有更准确的信息,而我们的正确决策首先取决于信息的准确。

  第二,即便是官方正规媒体的报道,也会出现偏差。很多时候并不是新闻记者的主观故意,而是科学素养还有欠缺导致的。

  第三,信源等级只是一个原则,但不是绝对。你需要互相印证,交叉比对,尤其是要注意时间线。

  第四,科学思维要求我们根据最新的信息不断地修正自己的观点,而迷信是无条件地相信。

  (作者汪诘为科普作家,著有《时间的形状》《星空的琴弦》《亿万年的孤独》《未解的宇宙》《少儿科学思维培养书系》《迷途的苍穹》《精卫9号》等书。)
  .澎.湃.新.闻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