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期货公司陆续发公告 提示文华财经交易软件整改风险 “本尊”昨日再度回应

时间:2020年01月09日 08:51:10 中财网
  小明是一家期货公司的客户,当然,是一家“小期货公司”!近日公司的一纸提示性公告让小明突然发现自己使用文华财经交易软件的日子可能变的屈指可数。

  作为“吃瓜群众”的一员,小明问师傅老范咋办?老范说:让子弹飞一会儿!

  看官您瞧,“子弹”说飞就飞啦!

  昨日下午15:58:05,西部期货发布提示公告:大意是经排查,目前文华财经交易软件暂不符合监管要求,公司会跟进整改情况,如在2020年1月21日之前仍然无法通过监管要求,对不起,请各位“上帝”不要再用文华财经交易软件啦,可以替换使用别的软件,等等。





  西部期货公告
  小明注意到,在西部期货昨日发布公告之前,广州期货美尔雅期货已经分别于1月3日和1月6日陆续发布了相关提示性公告。




  广州期货1月3日公告



  美尔雅期货1月6日公告
  针对各期货公司的提示性公告,文华财经最初的一份回应最早是在1月6日对外“新鲜出炉”!




  文华财经1月6日回应内容



  小明发现,他所在公司也是在1月6日被定义为“小期货公司”,老范还给他说,听市场传言永安期货也自认为是“小期货公司”。

  正当市场围绕永安期货到底是“大”还是“小”期货公司的新年雄辩之际,文华财经昨日针对此事再度作出回应。

  小明发现,文华财经在昨日的二度回应中并没有回答市场热议的永安期货究竟是“大”还是“小”的问题,而是承认了公司的不足,阐述了面临的困难,深刻表达了歉意,同时还贴心的把“小期货公司”变更为“小型期货公司”(小编感觉,第一份回应的文案写手估计年终奖没啦),并表达了文华财经愿意创新产品,作为期货市场的一分子与期货行业站在一起,“争取”在2020年1月20日完成监管要求。

  那么,文华财经在1月20日要完成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哪?事情还得从去年11月20日的一则通知说起……
  交易所的一则通知
  2019年11月20日,上期所等交易所陆续发布一则通知:



  上期所通知



  郑商所通知



  大商所通知
  小明注意到,从各家交易所发布的通知内容来分析,可能是市场又有新的不符合看穿式监管要求的中继代理软件,所以各交易所在同一天发布落实看穿式监管要求的通知以进行风险提示。

  但小明犹记得期货市场看穿式监管要求明确规定最晚要在2019年6月14日(含)起所有客户的交易终端必须更新成看穿式版本,否则将不能登录。

  那么,2019年下半年期货市场究竟又发生了什么让监管层再度发出通知哪?

  对此,老范对小明说,此次各交易所的风险提示可能主要是针对文华财经的手机端交易通道。目前,文华财经下属的各个交易接口均可在移动设备上进行登陆交易,这可能难以满足看穿式监管要求。

  小明心想,同为“吃瓜群众”,师父老范就是高屋建瓴!

  文华财经的交易通道
  老范告诉小明,文华财经随身行产品是其移动端交易的重要产品,可以连接国内绝大部分期货公司的交易软件,实现移动客户端无缝对接。




  文华财经随身行和期货公司交易连接界面
  “产品是一个好产品,但期货公司和文华财经的症结也在这里。”老范称。

  事情的根源还得从2018年9月25日说起,当日文华财经在其拳头产品“文华财经随身行”软件发布通知:随身行APP的交易模块自2018年10月10日开始收费……



  小明算了算,至今天,文华财经通过自身架构的交易通道对期货投资者收费时间已经是一年零三个月。显然,在国内大部分期货公司已经对客户实施以“分”计算的收费标准之时,文华财经通过期货公司渠道稳定收取期市投资者通道费的做法已经为近期的“互怼”埋下了伏笔!

  而进一步引发近日冲突的则是看穿式监管要求所造成的成本提升问题。

  某小型期货公司负责人告诉小编,为满足各交易所在去年11月20日发布的看穿式监管要求,文华财经在过去一个多月提出了多种解决方案,例如在期货公司主交易主机安装某种设备,但该设备费用期货公司自担;或通过文华财经云服务架构,满足看穿式监管要求,但流量费用支付问题期货公司自担;或期货公司购买文华财经交易服务器,文华财经负责维护等等,但期货公司需要出资购买。

  “无论是哪一种解决方案,满足监管层看穿式监管要求的解决方案均需要期货公司负责并承担改造成本。”上述负责人说道,但期货公司已经购买了文华财经的相关产品,满足监管要求应该是文华财经负责的事情,期货公司并没有义务继续为此项支出买单。同时,文华财经通过自身架构的交易通道已经收取投资者费用,这笔费用并没有给予期货公司返还,所以解决方案的费用支出期货公司不会承担。

  后话
  作为一个老期货人,老范出身于期货公司,看到期货公司“怒怼”文华财经,抛开永安期货是“大”还是“小”的历史疑问,老范认为双方争论的焦点依然是“钱”!

  谈起钱,老范认为期货公司是真穷!中国期货市场的利益分配格局自市场建立之日起就已经尘埃落定,期货公司一方面赚交易所的返还;另一方面赚取客户的通道费用。

  但近几年随着期货公司的竞争加剧和期市投资者的机构化发展,投资者尤其机构投资者对期货公司的议价能力和空间越来越大。以贡献了绝大部分成交量和手续费的高频客户为例,其不但拿走了交易所给予期货公司的返还绝大部分,还把交易通道费用降为“0”,同时期货公司还要与其分享资金利息收入。

  老范算了算,期货公司已经不剩下什么收入了!小明则感觉,交易平台和高频投资者已经瓜分了期货市场的绝大部分收益。

  此时此景,无论是大型期货公司还是小型期货公司,在满足监管层的看穿式监管要求之时,再让期货公司出“一分钱”,可能就是传闻中的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南华期货财务明细
□ .姚.宜.兵  .期.货.日.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