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神秘的石油交易今年迟迟不动手:交易就是玩火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09:34:24 中财网
  为何年年为油价套期保值的墨西哥现在还按兵不动?原来它也是迫于无奈……
  全球规模最大、最隐秘的金融石油交易今年面临着不同寻常的障碍。

  按照往年习惯,墨西哥一般会买入多达10亿美元的金融头寸,以对其来年的石油收入进行套期保值。而之所以要进行套期保值操作,是因为石油销售收入是墨西哥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2015年和2016年的巨额石油收入足以抵消逾15年的套期保值成本。

  由于金额较大,墨西哥套期保值操作一直是油市最为期待的石油交易之一。一般在五月初,墨西哥就会和投行开始接洽,以便可以通过购入看跌期权等衍生品来保证其得到最好的价格。若购入看跌期权,该期权持有者被赋予在未来以一定价格出售石油的权利——这样做可以锁定卖方销售石油的价格,卖方可以一定程度上抵御油价下行的风险。

  然而,墨西哥政府今年却迟迟不开始行动。投行消息人士透露,墨西哥方面目前尚未就石油期权交易进行谈判。另外,知情人士也表示,由于油价波动性过大、美墨冲突和海洋燃料使用新规,墨西哥政府今年的套期保值操作会比往年晚一点开展。

  今年,墨西哥政府的目标是,在看跌期权上投资12.3亿美元,来对其2019年的石油销售收入进行套期保值,保证原油均价不会跌破每桶55美元。其实,不仅墨西哥政府喜欢套期保值,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也倾向于对公司自身的销售收入进行保值,Pemex时隔11年在2017年重启了套期保值操作。

  油市太动荡
  自去年以来,墨西哥一直疲于应对价格波动。过去八个月来,由于重质原油的全球性短缺,墨西哥主要用于出口的原油“玛雅重质原油”(Maya)的交易价格一直高于基准美国原油。如此溢价使得保值操作难以进行,交易双方难以就2020年的油价达成一个合理的共识——墨西哥想要以更高的价格水平来锁定可得的最大利益,但是与之谈判的投行的风险敞口却面临下行的风险。

  去年年底,美国制裁伊朗石油出口的禁令一出,美国原油期货跳水近45%。今年年初,油价复苏,扬升56%。四月底开始,油价又再进入下行通道,累挫18%,近12个月的油价可谓是迂回曲折。在如此动荡的市场进行交易,对于墨西哥政府来说,这无异于玩火。投行和石油公司作为政府石油交易的对手方,承担的风险也非常大。

  去年四季度油价暴跌之时,至少有两家为墨西哥进行保值操作的公司被杀个措手不及。熟悉资金流动的知情人士称,因需要抵消墨西哥政府购入的看跌期权的风险,这两家公司通常采取相反立场,“对玛雅重质原油的套期保值几乎让他们粉身碎骨”。

  环保新规也是大问题
  国际海事组织(IMO)的燃油新标准对于墨西哥重油也是个头疼的问题。新标准指出,为减少污染,要求船舶使用硫含量较低的原油,且规定将于2020年生效。消息人士称,高硫燃料油一直是墨西哥用于出口的原油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由于新标准,经纪商和交易商现在却要求墨西哥替换其进行套期保值的重油。

  IMO此番采纳新规,将使重质原油价格变得更加便宜,因为全球多数炼油商会转向生产符合要求的低硫燃料的轻质原油。掌握复杂炼油技术的产油商将受益,因其拥有更强的能力将重质原油分解为高利润产品。墨西哥主要用于出口的原油便是价格即将走低的重质原油。Motiva Enterprises供应、贸易和物流执行副总裁Todd Fredin表示:
  “监管改革给掌握复杂工艺的炼油商带来的好处将低于人们的预期,(新规所带来的)更大影响是,重质原油的价格将损失惨重。”

  但是,对于重油的价格我们也不必过度悲观。

  对于供应端的情况,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Michael Tran指出,由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等传统重质原油供应国深受基础设施(如输油管道)和生产的限制,重质原油产量有限,重油价格可能仍将居高不下。他指出,目前没有多少国家能弥补重质原油的供应缺口。

  而对于重油的需求,国际上需要重油的买家不在少数,美国的炼油厂十分依赖墨西哥出口的重油。有委内瑞拉重油枯竭且沙特减少对美输送重油的情况下,墨西哥重油的地位被凸显。
  .金.十.数.据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