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多数上涨 黑色系与化工品走强

时间:2018年01月02日 15:05:12 中财网
  周二商品多数上涨,黑色系与化工品走强,截止下午收盘,铁矿石、沥青、沪镍、甲醇、丙烯、螺纹钢、PVC涨逾2%,豆油、菜油、乙烯、棕榈油、焦煤、热卷、橡胶、焦炭、PTA、强麦、沪锡涨逾1%。

  2017年黑色商品走势仍在围绕供需关系这个核心因素,上半年“去地条钢”使得螺纹钢出现供应缺口争论,下半年“2+26冬季限产”再次引发供应偏紧预期,在房地产数据缓降的支撑下,全年螺纹钢价格呈现振荡偏强态势。相比来看,铁矿石跟涨动力有所减弱,这与其全年过剩格局有直接关系,不过结构性矛盾成为主导铁矿价格的核心因素。煤焦市场在环保及限产影响下,整体呈现紧平衡,价格走势略强于铁矿石。

  2018年黑色商品在结构上会有哪些变化呢?首先,终端需求大概率下滑,地产、基建板块将呈现双趋弱局面,而制造业维持弱复苏,投资扩张驱动力不足。其次,对于钢材而言,供需关系将缓和,去产能经过两年的推进,已经从减量转为提质,而废钢比上升、电弧炉投产都将不断补充供给端,结合铁矿石边际过剩减缓及煤焦环保常态化,钢材利润也将从高位回归。因此,我们给出2018年的策略方向是,空钢厂利润可作为长期策略,这点在期货盘面已经有所体现,考虑到整体行业仍处于去杠杆降低负债率阶段,钢厂利润也不宜过分看空,其间利润仍会有反复。而焦化利润波动大,需注意节奏变化。中期来看,成材的正套相对确定,从品种间供需关系来看,短期或阶段性可以参与卷螺价差扩大机会。

  [明年粗钢产量将小幅增加]
  2018年粗钢增量将主要来自废钢比提升、电弧炉投产、新增高炉。从我们调研来看,自采暖季开始,部分钢厂已经提升废钢比来弥补产量,而且不仅添加在转炉,还在高炉以及铁水鱼雷罐车等环节增加废钢。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废钢比为15.96%,同比提高4.9个百分点,预计2018年行业平均水平可达到20%以上。电弧炉方面,从我的钢铁网等公开数据来看,2017年前10个月已经投复产2650万吨,到2018年预计有接近2400万吨产能建成或投产,电弧炉在今年整体投产不及预期,预计明年二季度之后进度将有所加快。而减少的部分,则是已经淘汰的中频炉、一季度采暖季的限产及去产能剩余的部分。综合增减两方面,我们认为,2018年粗钢将增加1088万吨。

  供应方面,预计2018年粗钢产量表内84945万吨,增速1.99%,加上电炉表外产量781万吨,粗钢合计产量85725万吨,增速1.28%。而需求大概率下行,我们给定明年表观消费量下降0.5%,同时因内贸供需关系由紧缺转为适当宽松,内外价差缩小,净出口量将增加500万—600万吨左右,综合来看,预计全年社会库存增量或粗钢过剩量668万吨。

  [铁矿石需求面临回落]
  期货市场上,由于2017年铁矿石供应过剩达到峰值,市场预期明年边际过剩将下降,因此,铁矿石1805合约走出升水,打破了连铁矿石上市以来的远月贴水格局,预示着铁矿石全球扩产周期进入尾声。供应方面,2018年全球铁矿石供应增量约4600万吨,主要增量依旧来自于四大矿山。长期来看,铁矿石过剩格局未变,但边际过剩趋缓,本轮矿山扩产周期接近尾声。平衡表中当期过剩值基于理论模型测算,其过剩量不一定全部流向市场,部分以矿山自有库存体现,难以量化。

  从全球平衡来看,明年国内需求出现减量,国外需求更为靓眼。亚洲地区,印度及部分东南亚国家进入钢铁产能扩张周期,生铁产量大幅增加,预计2018年仍将保持可观增速。欧元区经济复苏提速,制造业PMI持续处于高位,2017年法国、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等生铁增量明显,从IMF欧元区GDP展望来看,预计明年该地区生铁产量仍将增加。

  [煤焦市场基本面偏宽松]
  目前,我国煤炭产能约34.2亿吨,在建新增产能约7.5亿吨,预计2017年产量在34.5亿吨左右,同比增长2.7%。随着部分产能置换和新建产能释放,预计2018年原煤产量将达到35.6亿吨,同比增长3%。需求方面,虽然能源需求增加,但随着我国能源结构的调整,煤炭消费占比将逐年下滑,预计2018年煤炭总需求在38亿吨左右,同比增加1%。综合估算,明年煤炭供需关系呈现紧平衡格局,预计缺口1272万吨,可通过库存进行调节。

  根据新增产能测算,预计2018年原煤产量在35.59亿吨,同比增加3%。根据往年炼焦原煤占比计算,预计2018年炼焦原煤产量为11.23亿吨。

  进口方面,截至今年10月,我国累计进口炼焦煤5805万吨,同比上涨19.4%,预计2017年全年进口焦煤6765万吨,同比增加14.2%。

  2017年焦炭生产受环保影响较大,截至11月,全国焦炭产量为39843万吨,同比下降2.7%。2018年,考虑到去产能持续推进及环保限产影响,预计焦炭产量将会继续下降,预计2018年焦炭产量在4.29亿吨左右,同比下降1.3%。

  需求方面,据测算,2017年、2018年生铁产量在7.13亿和7.06亿吨。2018年,焦炭出口量变动较小,随着钢厂增加废钢的回收利用,焦炭利用率将有所上升,焦炭生铁比下降,总体预计焦炭供需关系相对宽松。

  2017年全球精炼铜供需基本平衡,2018年如果总供应不出现太大意外,供需仍然以紧平衡为主,2019年缺口或比较大。

  [铜精矿企业产量总体下降]
  2017年至2020年,十大铜精矿企业目前只有2018年嘉能可因非洲矿山复产则增加铜矿供给。但是由于总量仅20万吨,而其他矿商没有增产项目,资本支出受限,十大铜精矿企业产量总体是下降的。

  不过,2017年,受铜价格上涨的刺激,英美资源、嘉能可加强对铜矿资源的扩展,在秘鲁新一轮的铜矿扩张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加上必和必拓、力拓、智利国家铜业,整体上国际十大铜精矿企业多数均有所行动。此外,必和必拓和力拓对未来铜市场延续保持乐观态度,因此,十大铜精矿企业未来扩产依然以这两个企业最为积极。但要形成新一轮供应需要时间,从2017年来看,实际投资主要集中在2018年,因此,需要关注2018年十大铜精矿企业真实的投资到位情况。

  十大铜精矿企业之外,2017年主要的矿山增量大多数已经如期释放,不过厄瓜多尔矿山由于产量较大,因此是分批次释放的,根据2017年的跟踪,十大铜精矿企业2017年供应增量为23.8万吨,2018年预估为31.5万吨,2019年预估为24.5万吨。

  2016年主要停产的铜矿企业有三家,分别是嘉能可的刚果Kamoto铜矿、Vedanta Resources赞比亚的Nchanga铜矿、Imperial Metals加拿大的Huckleberry矿。其中,嘉能可计划是2018年复产,其他两家暂时无计划,不过,从其停产的原因来看,主要是因为价格问题,因此,停产企业复产也是可能的供应弹性因素。

  2017年,由于铜价格较好,因此没有新增的矿山减产,而2017年此前减产的矿山也没有复产,因此2018年主要关注复产情况。

  综合情况来看,2017年开始,全球铜精矿供应弹性主要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新增产能,第二部分是在产产能弹性,第三部分是停产产能复产(由于只有嘉能可的停产产能有复产时间表,其他的停产产能只能假设会在2018年、2019年复产)。

  从综合情况来看,2017年其他矿山增量23.8万吨,十大铜精矿企业减量为51万吨,因此总增量为-27.2万吨。2018年其他企业新增产能弹性31.5万吨,十大铜精矿企业产量弹性和新增量为50万吨,2018年相对刚性增量弹性大约为81.5万吨。2019年新增的矿山弹性为24.5万吨,2020年新增的矿山弹性预估为55万吨。另外,复产的矿山最大弹性为35.6万吨。

  [精炼产能投放以中国为主]
  国外精炼项目扩产主要集中在2016年,计划精炼产能投放为45万吨,但是2017年国外精炼项目比较少,仅1万吨。另外,2017年跟踪结果显示,2018年哈萨克斯坦和越南冶炼产能有一定增量,为17万吨。2019年主要是以印度为主,更远期展望主要是智利国家铜冶炼精炼项目。中国冶炼产能,原本集中在2016年投产,但是因各种因素,2016年实际的投产产能并不多。

  2017年冶炼产能实际投放受到加工费的阻碍,第四季度基本上没有太多新增产能投放,因此,新增产能预估集中在2018年,预估量可能在80万吨左右。2019年冶炼产能主要预期是以云铜在福建和内蒙古项目为主,以及五矿项目,预估大约为80万吨。

  另外,再生铜方面,2017年新增的再生铜项目不变,预估仍然为80万吨。

  2018年预计全球范围内投放精炼产能或在97万吨左右,主要以中国精炼产能为主;2019年,精炼产能预估投放120万吨,主要是中国和印度企业为主。2020年,主要是中色在刚果的10万吨项目。

  [中国铜需求支撑较强]
  预计由于新增消费热点推动,2018年中国精炼铜需求或在37万吨附近。

  据电力行业分析,主要依据是《配网改造行动计划2015—2020》,根据其行动目标:通过实施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有效加大配电网资金投入。2015年—2020年,配电网建设改造投资不低于2万亿元,其中2015年投资不低于3000亿元,“十三五”期间累计投资不低于1.7万亿元。2017年,国家电网投资基本上主要集中在特高压领域,另外,以电代煤取暖领域取得较大进展,成为2017年下半年铜电缆需求的重要力量。此外,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随着国家电网跟进,树立资产全寿命周期理念,综合考虑负荷增长、分布式电源并网、电能替代、电动汽车等新型用电设施大规模发展,补齐城乡配电网短板,到2020年使农村户均配变容量达到2.2千伏安,城网、农网供电可靠率分别达到99.99%、99.88%,配电自动化覆盖率达到90%以上。深入推进重点城市世界一流配电网建设,集中力量抓好京津冀及周边“煤改电”、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等重点工程,高标准高质量建好雄安电网。因此,2018年至2020年,农村配电网建设值得期待,随着特高压建设逐步完成,2018年重点关注配电网改造。

  我们此前测算,如果按照改造目标,新增高、中压配电线路最大不超过160万公里,需要电缆480万公里,按照投资目标,年度完成为96万公里/年,大约新增用铜量为20.5万吨/年。

  从2017年东北取暖季情况来看,东北地区的弃风率明显下降,整体风电和光电的潜力依然巨大,根据十三五规划的装机增量为17000万千瓦,平均年度需求提升5万吨左右。

  2017年,整体新能源汽车产量同比增速较2016年有所下降,预估年度同比增速下降至50%附近,但是,由于基数增大,2017年新能源汽车产量的绝对增量依然高于2016年。另外,尽管预期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可能会发生改变,但是因有生产企业产量比例托底,整体政策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支撑决心并未变化。

  另外,国外的需求主要集中在欧美的基础设施再更新,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电网建设。

  [废旧铜进口影响有限]
  有消息称,2018年底废电线、废电机马达、散装废五金等所谓“废七类”将禁止进口。《国家限制进口的可用作原料的废物目录》涉及铜的第六类和第七类,第七类进口监管比较严格,不单单需要进口资质,也需要进口批文。

  由于第七类废铜进口不仅仅需要资质,而且需要进口批文,因此,从政策上来看,2018年的进口批文会从紧发放,而2018年底将不再发放2019年的进口批文。截至目前,2018年的批文尚未发放。因此,实际禁止废旧七类进口,是通过控制批文的方式来进行的。

  影响主要从两个方面体现:1。影响的量,2。影响的修复性。我们通过国别的消费结构测算,从废铜划分为,日韩、欧洲、美澳,并且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消费结构推测废旧铜产生的结构,对应废旧七类进口的量折算,月度可能值在2.87万金属吨附近,年化为34.4万吨。由于废旧六类和七类进口一开始就需要有严格的资质,因此七类进口主要是以大型拆解企业为主,或者最终进口货源回流至拆解企业。而废旧七类,废旧马达、废旧电缆拆解,实际并不需要特别复杂的设备,因此,投资周期是比较短的,综合资料显示,大约一至两个季度。

  另外,国内部分拆解企业(主要是广东地区)已经提前在东南亚布局。

  所以,未来最大的不确定,在于东南亚地区的环保和进口政策,不过由于东南亚国家众多,预计同时出台不利政策的概率较小,按照时间节点计算,最大影响可能不会超过一个季度。

  因此,最终影响体现在一个季度的供应上,大约8.61万吨。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