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产协议新博弈:原油过剩局面将延续

时间:2017年05月19日 08:39:03 中财网
  随着油价持续下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各成员国再也坐不住了。

  本周以来,沙特、科威特以及俄罗斯(非OPEC组织的重要产油国)先后表态支持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18年一季度末。

  甚至OPEC人士还向市场“放风”称一季度全球海上石油库存已减少约1/3。

  受此影响,截至5月18日19时,美国WTI原油触及48.17美元/桶,盘中逼近过去两周以来的最高点49.68美元/桶。

  “不过,相比去年11月底OPEC宣布达成减产协议令油价骤涨6%以上,本周以来WTI油价仅仅回升3%,表明市场对OPEC减产效果依然心存疑虑。”美国对冲基金Lindsey Group首席市场分析师Peter Boockvar向记者指出。市场普遍认为,即便OPEC组织成员国在本月25日举行会议达成协议将减产协议延长9个月,但美国原油产量不断增加、加之伊朗暧昧的态度,势必大幅抵消OPEC减产协议效果,令全球原油市场持续维持供应过剩格局。

  在他看来,当前只剩下疲软的美元指数,或许能令油价有望突破50美元整数关口。

  受到特朗普风波冲击,截至18日19时美元指数徘徊在97.42附近,基本回吐特朗普大选获胜以来的所有涨幅同时,盘中还触及年内低点97.28。

  “美元持续疲软,理应给原油价格带来较强支撑。”美国对冲基金AgainCapital创始合伙人John Kilduff向记者表示,但市场对此的解读却截然不同——若特朗普遭遇政治危机,那么他的万亿美元基建项目投资计划也将付诸东流,失去了这个重要的原油需求驱动力,全球原油将陷入更严重的供应过剩窘境。

  OPEC减产效应存疑
  在业内人士看来,本周以来油价反弹约3%,与其说是受到OPEC产油国表态支持延长减产协议的激励,不如说是对冲基金存在空头回补的需求。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报告显示,截至5月9日当周,对冲基金的原油净多头头寸大幅削减17%,至168814手合约,创下去年11月OPEC达成减产协议以来的最低水平。具体而言,当周对冲基金的原油多单数量仅仅小幅上涨2.1%,空单数量却大增37%。

  “在OPEC组织延长减产协议趋于明朗化后,过多押注原油空头头寸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风险。”John Kilduff向记者分析说。

  不过,这不等于对冲基金界对原油价格持续上涨重拾信心。

  “尽管沙特、科威特等国家先后支持延长减产协议9个月,但这份新减产协议能否改变当前原油供应过剩的格局,实现将全球原油库存控制在过去5年平均水准的目标,依然存在很大变数。”Peter Boockvar向记者指出。

  一方面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估算,去年OPEC国家因原油价格下跌与原油净出口量下降,导致石油出口营收下滑15%,至4330亿美元,较2015年收入减少了760亿美元,创下OPEC组织2004年以来的年度最低石油净出口收入,可能迫使某些OPEC国家偷偷增加原油产量、或以先增产后减产的方式变相增加原油出口改善财政收入状况;另一方面EIA近日上调美国2017年原油产出预期至931万桶/日,较此前的预期上调1%,无形间抵消了OPEC减产效应。

  “更重要的是,当前伊朗对OPEC减产协议的态度比较暧昧,令市场担心这个国家仍会扩大原油产量争夺市场份额。” Peter Boockvar分析说。整体而言,即便OPEC达成延长减产协议9个月的协议,此举令OPEC产油国至多削减72.2万桶/日的库存水平。与此对应的是,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总库存量相应下降1.2亿桶,仍比五年均值高出1.5亿桶。

  不过,市场不乏激进的豪赌者。

  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向记者表示,本周以来部分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开始抄底加仓原油看涨头寸。究其原因,他们押注OPEC产油国一方面会严格执行减产协议,另一方面还将采取措施大幅压低远期油价,迫使美国页岩油亏损离场,从而彻底改变原油供应过剩的局面。

  记者多方了解到,基于技术革新,当前美国很多页岩油生产企业将开采成本降至30美元/桶附近,与某些OPEC国家平均开采原油成本20-30美元/桶相差不多,足以抵御油价持续下跌的冲击。

  “除非OPEC能吸引利比亚等国家(此前不受减产协议约束)加入减产协议范畴,并要求伊拉克等国严格履行减产协议,否则石油供应过剩局面难以实质性扭转。”Helima Croft强调说。

  美元疲弱难救油价
  值得注意的是,本周以来特朗普身陷政治风波令美元指数触及年内低点,似乎给油价带来额外的支撑。

  这也触发了原油期货的技术性买盘涌现。

  记者多方了解到,近日元盛投资等大宗商品投资机构基于美元下跌开始加仓原油看涨头寸,但这部分交易额不到1亿美元。此外,不少基金的量化投资模型基于对冲美元下跌风险需要,也增持了原油看涨期货,但整体投资额仅仅在千万美元级别。

  “这不足以推动原油价格持续上涨。”Peter Boockvar指出,美元下滑之所以难以提振油价上涨,一个主要原因是全球金融市场正陷入紧急避险模式,对原油期货等高风险投资品种避而远之。

  由于市场预期特朗普今年遭弹劾的几率骤升至29%,周三恐慌指数VIX一度飙升20%,令众多机构更愿选择黄金作为对冲美元下跌、特朗普政治风波的避险工具,而不是原油。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联邦基金利率交易市场数据显示,今年6月美联储会议加息的概率下滑至64%左右,一周前这个数值则高达88%。

  美联储6月加息预期大降背后,是金融市场正对最坏情况未雨绸缪——即特朗普一旦陷入弹劾流程,他的鹰派加息、税改、医改、万亿美元基建项目投资计划等一揽子经济政策都可能“胎死腹中”,美国经济发展预期因此将大打折扣,美联储被迫放缓加息步伐稳定经济发展。

  “到时,油价也会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John Kilduff向记者分析说,若特朗普的万亿美元基建项目投资计划难以落地,原油需求势必进一步下滑,整个全球原油供应过剩局面日益加剧,油价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难以起色。

  这也是不少对冲基金敢于在OPEC延长减产协议趋于明朗化之际,有底气押注大量原油期货空头头寸。(.21.世.纪.经.济.报.道.)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