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有资源:期货、现货、掉期 一个都不能少

时间:2016年12月27日 08:01:11 中财网
  大商所“期货与企业发展案例”系列报道之二十七
  引言
  民营企业因对期货市场认识不同,利用期货的出发点也会有所不同:有些企业通过套期保值规避价格波动风险,正在运用期货;有些企业则从一开始就想借机捞一把,妄图支配期货。对以进出口贸易为主营业务的大有资源有限公司来讲,参与期货更多是为了避险。由于大有资源早早接触到了国际衍生品市场,将“掉期”与“期货”紧密相连,使其成为现货经营中的“指挥棒”,真正实现了期货保护现货、现货促进期货的良性循环。

  1 先接触掉期后跨进期货市场
  注册资本5200万元、成立于2010年的大有资源有限公司(下称大有资源),主营业务是铁矿石贸易。短短6年时间,这个以钢铁原辅材料(铁矿石)贸易结合进口实物为核心业务的“新主儿”,由于在实际经营中配套了掉期、期权、期货等金融业务,强化了其在核心业务领域对市场的服务能力,公司贸易规模实现了大跨越。

  事实上,大有资源金融业务起步较早,2010年年底,国际铁矿石掉期上市不久(国内铁矿石期货尚未上市),公司便参与其中。

  若问起最初接触市场时有没有顾虑,大有资源的答案无疑是肯定的,毕竟对国内的现货企业来讲,面对新事物多少都会有一些疑虑,但他们认定只要对公司发展有益,还是要积极去尝试。

  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到53.6%。随着长协定价机制打破,铁矿石金融化速度加快。国内企业对铁矿石的避险需求增强,铁矿石掉期成为彼时的首选工具。

  谈及掉期和现货的结合,大有资源负责金融业务的副总经理范增表示,传统的模式,包括现在大多数的贸易企业,是先买指数货,后买新加坡掉期锁成本,能卖出高于这个成本的现货就盈利,否则,就亏损。所以,用掉期来锁现货的时候,时间点和价格尤为重要。

  时间方面,尤其月度中旬以后,月度均价越来越固定;价格方面,需要企业对行情走势有一个预估。但不管怎么说,掉期毕竟是服务于美元现货的,是美元货的一种套保工具,合理地运用,少些投机思路,少些风险敞口,至少能保证不会造成重大亏损。

  “我们是国内市场第一批用掉期来锁价的,有了掉期之后,将月均价转为固定价,并把它‘镶嵌’在现货市场上。”范增表示,这种模式让大有资源看到了掉期的益处,确定了自己的采购成本,在销售的时候更好定价。

  在2011年之前,铁矿石市场处于振荡向上走势中,甚至经常出现阶段性的急速上涨。船在海上漂着的时候,货物可能就已经升值了,因此套与不套,企业的日子都相对好过一些。但在2011年整个钢铁行业进入寒冬之后,铁矿石掉期交易便遇上了瓶颈,即“何时套”的问题。

  “是高了套,还是低了套?是抄底套,还是摸顶套?这里面有着太多的预测。”范增坦言,预测成分偏多就意味着企业对价格的把控就会少一些,风险也会随之而来。

  2 从“被动”到“主动”

  2013年,国内铁矿石期货上市,完善了黑色产业的避险工具。据了解,掉期是金融结算、无法交割,而国内的铁矿石期货可以实物交割,更符合现货企业保值的要求。掉期更多是用来套保美元现货,标的以美元计价,而大连铁矿石期货更多是用来套保“落地货”,标的以人民币计价。但不论是掉期还是期货,对于大有资源来讲,实际上,都经历了一个由被动到主动的过程。

  “这个变化过程更多是从预测绝对价格的走势转变为用期现结合的基差角度去思考问题。”范增解释说,如果你的船期已定,货已定,到港时期已定,当价格出现剧烈波动时,货物怎么“落地”,怎么销售,就需要设计一系列的金融方案。但是这种模式的操作对于大有资源来讲,会越来越少,因为他们现在更多的是以基差的理论衍生出对价格的判断来引导现货买卖。

  比如,今年9月中旬,现货和I1701合约的基差达到16%(该百分比数值是以港口价格除以0.92,减去铁矿石期货当日收盘价,然后除以现货价格得出)。大有资源经过历史统计分析认为,20%应该是这个基差顶部,且距离交割月越近,高基差对空头越不利,利于多头。

  “铁矿石基本上是以期货上涨、修复贴水的形式来回归现货。我们事先经过判断,认为10月、11月铁矿石价格整体上会向上反弹,这样我们的船期可能定在这两个月。到了11月、12月,如果价格涨上去的话,我们的销售没有压力。”范增称,反过来,如果价格接近顶部,则基差要扩大。

  “基差扩大大多时候是以期货价格下跌来实现的,这个时候船正好到了,面临未来两三个月的下跌,现货怎么销售?所以说,我们现在考虑更多的是基差的变化对价格的影响。” 范增说。

  3 用金融工具指导现货
  目前,大有资源对金融衍生品工具的使用理念已经由单纯的避险工具变成了主动用金融工具来带动现货。

  “现在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是在用金融工具带着现货走,这是大有资源经营中最大的一个转变。”范增表示,当前公司是在用基差来决定具体操作的,不再是简单地判断市场的绝对价格。

  “我给公司员工,包括下面的业务员传输的理念是:你不要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判断绝对价格的涨跌上,因为谁也说不准绝对价格。”范增解释说,在今年的供给侧改革影响下,铁矿石虽然是黑色系中唯一的供给端在国外的品种,但价格也涨得这么高,用传统的理论和工具不好去判断价格的变化,很难应对价格变动带来的风险。所以,大有资源现在是在用基差、价差的理念去判断市场。

  基差意味着期现结合。比如说铁矿石在临近交割月时,如果贴水较大,大有资源会考虑卖现货买期货,做一个基差的回归,甚至不排除后面货船进港的时间也根据期现回归的时间点来决定,这一操作相当于是结合金融的理念来操作现货。

  对于企业来讲,套期保值的落脚点是在保值上,是风险控制。如果一味地把套期保值当做是在套利润,肯定是不对的。事实上,在现货企业当中存在这种问题,包括大有资源前期在做套保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留出一些风险敞口。

  据了解,大有资源的套保敞口不会超过20%,大部分还是严格遵守套保的基本原则。“我们有一套完整的风控系统,如果允许的话,在最多20%的头寸敞口当中,我们会相应地承受一定的亏损,去赌一些价格的波动,这是在企业能力范围承受之内的一个操作模式。”范增解释说,比如说这个月要进两船货,大有资源会先把套保的80%的量匹配上,剩下20%的敞口,可能有一部分的交易是根据市场节奏去判断。但现在这种模式会越来越少,公司已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价差和基差交易。

  4 多模式操作助力企业经营
  谈及价差交易的操作,范增介绍,大有资源平时更倾向于在掉期上做一些比较长的价差交易,具体来讲,就是一个买近抛远的策略。整个铁矿石是一个贴水市场,在2020年之前,还是一个绝对过剩的行业,在这样一个前提下,铁矿石的整体走势应该不会轻易改变。有了这种逻辑的支持,公司会针对价差做出一个长远布置。它的意义就在于付出时间成本,去争取稳定的收益。

  关于基差的操作,大有资源现在更多的是用“内外套”。范增介绍说:“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有资源在今年7月做了一个‘卖大连铁矿石期货买新交所掉期’的策略。这个头寸的本质是做了一个基差扩大的动作,由于期货的回调,我们得到了基差扩大给我们带来的盈利。这个头寸,在两个月里收益率达到10%,可以说是比较可观的。10%可能在期货收益上微不足道,但是只要这种操作锁定的收益能很稳定,我们就会坚持做下去。”

  范增认为,在内外盘的套利中,掉期和大连铁矿石期货的套利其实就是现货和期货的套利。在实际操作中,公司也会变相地把掉期看成现货,不断地比较掉期、普氏、人民币港口现货三者之间的价格关系,寻找更为合适的交易机会。

  当前,对大有资源而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模式就是推行点价交易,即跟下游客户在签署销售合同的时候,以期货价格加上一定的升贴水来确定销售价格。大有资源把点价推行到下游客户,其实质就是卖基差,但是目前来看,市场接受需要一个过程。

  整体来讲,这几种策略都贯穿在大有资源现有的金融业务中,每一种策略的侧重点会随着企业对市场的认知程度不断提升而做出相应的调整。

  实际上,对于大有资源来讲,现在对期货和现货的思路已经非常清晰,就是“什么时候该干什么”,用期货确定现货的采购时机,用期货来主动带动现货的操作。

  5 坚守两条止损线不动摇
  相比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操作期货最大的特点体现在灵活度上:一方面操作模式灵活,另一方面风控管理方式灵活。

  期货公司出身的范增,对风控管理比较严格。据他介绍,国庆节前,铁矿石从460元/吨下跌到383元/吨,当时大有资源有十几万吨的空单,但这个头寸到底十一长假要不要留?节假日现货市场的表现会不会利空期货?经验告诉范增,长假期间最好不要冒险行事。与公司领导沟通和协商后,出于谨慎,公司最终决定把10万吨的空头头寸对锁6万吨,相当于对冲操作。后面根据价格的反弹路径陆续把空单和对锁单解掉。

  在期货交易的止损操作中,大有资源有两种方式,一个是价格定量止损,另一个是资金定量止损。

  大有资源会把每一笔止损操作定量化而不是定性化。定量化是什么呢?如果460元/吨空进去,肯定在470元/吨止损,这个操作,并不是由老板一人决定,而是公司之前就定的规矩。至于是采用定量还是定价,公司内部有完整的技术体系,相当于是用制度去规范它。

  据范增介绍,每天下午3点收盘后,期现货人员会复习一下当天盘面的走势,对现有头寸在什么点位止损做一个讨论,把止损的点位是调高还是调低,每天都会有一个变动。不管变动是高还是低,最后必须执行,公司对止损的处理是比较严格的。

  而对于资金定量止损的操作,更多时候是针对更长周期的头寸。比如事先会规定如果亏损200万或者300万必须走,这叫资金定量止损。就是不论价格怎么样,只要亏损的总金额到了之前设定的标准就离场,不管之后行情怎么运行。这种模式和对绝对价格区间的认知水平有着直接关系。

  这两种止损原则只是思考的角度和切入点不一样,原理其实是一回事。虽然是说两条止损线,但是有时候会重合。资金止损线是确定的。但价格止损线会根据每天的走势不断的调整。资金止损线是一个长期的亏损底线,一年内可能就确定一两次,两三次,通常是对大头寸而言的。

  6 期货操作离不开现货
  当前,很多期货方面的人才进入现货公司,而很多现货公司向金融公司方向发展。但对大有资源来讲,把期现结合在一起会是一个核心的方向。

  “就像现货公司一定要保持一定的贸易量一样,如果没有贸易存量,就会丧失一些期货结合的机会。”在范增看来,虽然大有资源是期货主导现货,但是现货这一块要抓住不放,因为在遇到一些特殊的行情时,现货是能起到兜底作用的。

  在大有资源,现货是给期货做配套服务的,也就是说,在期现结合的过程中,一定是金融和贸易两条腿走路。这是一个大财务的管理,最后的盈利不管是期货还是现货,只要锁定了它的损失,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锁定了它的利润。至少现在来说,大有资源所有的期货行为或者金融行为是捆绑在现货贸易上,两者互相促进。

  在范增看来,期货盈利的载体在实物上,但盈利点往往会落在期货的波动上。那企业究竟是怎么来看待现货在这之中扮演的角色的呢?

  这里面企业需要注意两个逻辑性问题。我们知道,传统的贸易其实就是低买高卖,期货也好,期权也罢,这些金融工具只是给了现货企业发现价格和规避风险的用途,合理的运用这些工具将助力企业的经营与发展,但核心或者说主营业务还在贸易上。

  怎样把期现结合在一起,怎样根据自身的贸易优势和期货有效地衔接才是有现货背景的贸易公司发展金融的核心。

  回忆这几年在金融市场走过的历程,范增坦言实体企业经营好的,对于期货普遍非常重视,而在现在的经济结构之下,涉足期货肯定是企业经营的必由之路,“像沙钢,绝对是领先于贸易商在做期货,他们整个的经营状况、资金控制,包括盈利管理都做得非常好”。

  对民营企业而言,现有的整个金融体系和金融模式都在发生转化,虽然目前受制于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现货企业主动培养金融人才很难,但仍要一步步学着慢慢走。据范增介绍,下一步公司将在现有人员的基础上,引进一些专业人才,进一步壮大团队的力量。

  民营企业参与期货交易,从整体来说,还是有比较优势的。第一,机制相比国有企业而言较为灵活;第二,资金的分配和管理自由度相对宽泛。但与此同时,民企参与期货也需注意一些问题,比如决策权不能偏个人化,团队搭建要专业化和精细化,奖惩机制要科学合理化。

  大有资源结合掉期、期货等衍生品进行国际间贸易的模式值得国内贸易商借鉴。企业在运用衍生工具对冲价格风险时,会根据自身对市场的理解,采取灵活的套保模式和比例,增加盈利的机会。并且在参与期货的过程中,始终坚持现货贸易。在现货为盈利的基础,让期货保护并优化现货贸易。

  在范增看来,期货是一面放大人性的镜子。由于金融市场参与者类型众多,期货价格的波动幅度会大于现货价格,但也是因为这个因素,才使得期货价格公开、透明、准确反映现货市场供需。能把握这个幅度并谙熟于节奏的投资者,才能真正把期货和现货两个市场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并最终助力企业做强做大。
  .期.货.日.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